安倍視察日本海上自衛隊(資料圖)
  7月1日,日本示威者在首相官邸前抗議
  日本政府在7月1日傍晚的臨時內閣會議上,正式決定修改憲法解釋以解禁集體自衛權,決議認為,即使自身未受到攻擊,日本也可以為阻止針對他國的攻擊而行使武力。
  對於安倍政府解禁“兵權”的努力,美國官員曾多次表態支持。只是,美國人心中並非沒有糾結,美國國內也並非沒有爭論。扶起“亞洲最危險的人”,美國臉上微笑,心裡流淚。
  重返亞太的好棋子
  美國官員先前多次表示支持安倍政府解禁集體自衛權,是因為日本解套“兵權”後,美國在實力衰落情形下“重返亞太”就多了一個好幫手。
  在新決議案中,安倍政府提出新的“武力行使三條件”,除日本遭武力侵犯外,規定當與日本關係密切的國家遭到武力攻擊、從根本上對日本國民的生命和權利形成明確危險的情況下,日本可以行使“必要最小限度”的武力。
  有專家分析,對美國而言,解禁後的日本可以協助保衛美國商船、可以幫美國攔截導彈,還可以為美國提供武器和後勤支援。而由於新的“武力行使三條件”彈性極大,日本甚至可以找到藉口在美國與俄羅斯、甚至與中國發生衝突時直接出動自衛隊。
  至少對於實力不斷衰弱、國內掣肘不斷,但又想著重返亞太、主導亞太的美國人而言,多個幫襯無疑是個好事情,起碼可以在向國會要軍費或動武授權時拿這個說事,在構建“國際聯盟”的選項上打勾。
  而對於遏制中國影響力而言,“解套”後的日本更是美國的好棋子。
  亞洲最危險的人物
  但對於美國來說,放縱日本解禁集體自衛權也是“放虎歸山”的痛苦之舉。
  近來,美國國內就日本解禁“兵權”有頗多爭議,美國主流媒體也多次同時批評安倍否認歷史的企圖,同時提醒政府警惕安倍。
  新華社前駐華盛頓記者王豐豐認為,美國和日本之間的“歷史隔閡”難以消除,美國人永遠不會忘記日本偷襲珍珠港的過去。正如美國人經常說的一句話“可以原諒,但不可以忘記”。
  其次,美國重返亞太需要的是一個“既有實力、又聽話的”棋子。實力,日本有的;是否聽話,難說。安倍政府從根本上來說謀求的是改變戰後秩序,讓日本可以在國際舞臺上的地位“正常化”。那麼,擺脫美國的掌控也難免會出現在安倍的遠大目標中。
  最後,美國對安倍這個人也有憂慮。
  有美國媒體以“亞洲最危險的人物”認定安倍,擔心安倍修憲破壞民主程序、突破憲法對首相的管控。另外,美國擔心,安倍如果在民族主義和軍國主義的道路上越走越遠,最終可能會“讓美國卷入日本的戰爭”。有美國媒體披露,“奧巴馬政府認為安倍是一名不可靠的人,這是公開的秘密”。說得簡單點,不願意承擔歷史責任的安倍,還能指望他承擔什麼樣的責任?
  深度
  日本解禁集體自衛權對中國意味什麼
  第一,達成制衡中國的目的。如果日本能夠行使該權,則可與澳大利亞、印度和東盟進行緊密的安全協作,從而構築一個針對中國的制衡體系。而且,在中國與周邊國家如東南亞數國有領海疆界爭議的南海地區,日本也可能緊跟美國可能的介入而介入(日本已經贈送菲律賓巡邏艦就是一個危險的苗頭),從而惡化中國的周邊安全形勢。
  第二,日本行使集體自衛權將加速日美軍事一體化,一個“嶄新”的東亞“北約”即將誕生。日本在未來可能的臺海衝突中單獨或協同美軍進行武力干預,給中國實現國家統一增加重大隱患。
  第三,日本解禁集體自衛權的直接後果就是日美將進一步形成聯合軍事干預臺海局勢、朝鮮半島、乃至釣魚島和東海的局勢。制衡中國。這些事表明,日本當前考慮行使集體自衛權進行軍事干預的主要地區目標之一就是東海地區。
  日本行使集體自衛權意味著平時以日美軍事同盟威懾臺海地區,戰時以盟軍身份支援或隨同美軍參戰,武力干預東海局勢。這些都將對中國的主權和安全構成嚴重威脅。
  作為獲利最大的美國,將原來中國與日本在釣魚島問題上紛爭的不選邊站立場,立馬改為支持日本的倒行逆施,歡迎日本解禁集體自衛權。其目的也是在這裡煽風點火,威脅中國,攪亂東北亞局勢,使得東北亞局勢更加緊張,從來達到牽制中國的目的。
  分析
  解禁集體自衛權加重日本社會分裂
  經過數月的鬥爭,日本自民黨終於“說服”聯合執政的公明黨,在1日傍晚的臨時內閣會議上決定修改憲法解釋解禁集體自衛權。
  僅從日本國內角度看,不顧民眾的反對,安倍的一意孤行更多的是助推社會分裂和把經濟拉入更深的泥沼中。
  《日本經濟新聞》的最新民調顯示,解禁集體自衛權的支持者僅34%;54%受訪者反對透過修改憲法解釋來解禁,認為一切應依照更正規的程序進行;另有71%的民眾擔心,如果解禁將會把日本帶入戰爭的狀態當中。
  而《每日新聞》的民調更顯示,71%受訪者反對解禁集體自衛權,比5月調查時的54%高得多。
  在政黨層面上,各黨派圍繞修改憲法也是立場各異。針對安倍力爭實現包括把自衛隊改稱為“國防軍”的該黨的憲法修改草案,公明黨提倡新增“環境權”。民主黨內意見不統一,維新會和眾人之黨等對修憲持積極態度的政黨關註的重點事項也不相同,共產和社民兩黨則主張護憲。
  6月22日,成立僅一年半的日本最大右翼政黨日本維新會在大阪市內舉行臨時黨代表大會,正式宣佈解散,將“一分為二”成兩個政黨。日本維新會由橋下徹等在2012年9月組建,一度作為從地方崛起的政黨被視為可取代自民黨和民主黨的政界“第三極”而廣受矚目,而今卻在堅持了1年零9個月後落下帷幕。
  此外,日本民主黨出身的前外務大臣前原誠司6月7日在讀賣電視臺的節目中表示,自己將有100%的可能會與橋下徹領導的日本維新會合流。這意味著,作為日本第二大黨的民主黨,將可能會出現分裂。事實上,民主黨內已經分裂為護憲派和修憲派,只是尚未提出明確的方向。
  長期以來,日本政治就是一部政黨分裂與重組的歷史,而修改憲法必將使這種亂象更加撲朔迷離。
  安倍解禁集體自衛權將帶來三大惡果
  2014年7月1日作為一個重要轉折點載入日本歷史。這一天,日本政府在內閣會議上決定修改憲法解釋以解禁集體自衛權。
  無論是法理、民意還是反戰者在東京街頭的自焚,都無法阻止首相安倍晉三打開這個潘多拉魔盒。這將帶來怎樣的惡果?
  【惡果之一】日本的和平憲法被架空,日本在海外參與戰爭的道路由此打通。
  日本憲法第九條規定,日本永遠放棄以國權發動的戰爭、武力威脅或武力行使作為解決國際爭端的手段。而新的憲法解釋將放寬對武力行使條件的限制,其模糊的措辭將為日本行使集體自衛權鋪平道路。
  對於安倍解禁集體自衛權之舉,盟友美國給予了毫不遮掩的公開支持。其目的無非是想利用日本這枚棋子,在亞洲遏制中國的影響力,減輕美國自身的壓力。故此,日本解禁集體自衛權絕不只是單純的法理問題,而是有著現實的具體目標和外部動力,這也意味著日本今後卷入衝突的危險是切實存在的。
  【惡果之二】開創了肆意曲解憲法、無視民眾意願的危險先例,使日本未來走向充滿不確定性。
  日本向來強調自己是崇尚民主、法治的國家,而如今的安倍政權,上無視憲法權威,以政府決議的手段任意篡改其實質,下不顧民眾反對,無視多數國民的否定態度,精心算計,步步為營,將日本逐漸推回軍國主義的老路。
  日本國內許多專家學者反對安倍通過內閣決議修改憲法解釋的方法解禁集體自衛權,一個主要原因也是認為此舉事實上是以非法手段篡改日本憲法,其實質是以行政權掏空立法權和司法權,由此將危及日本的根本政治體制,動搖日本的立國之本。
  【惡果之三】加深曾遭受日本侵略的亞洲鄰國的不信任感,使地區形勢進一步緊張。
  解禁集體自衛權,安倍高舉的旗號是“積極和平主義”。不管他如何巧舌如簧地來定義“積極”二字,其真實用意是不難看透的,即二戰後日本實行的和平主義政策在他眼中屬於“消極”性質,必須加以改正。
  不走和平主義道路,日本還有哪條路可走?軍國主義道路似乎是安倍內心深處的答案。如今集體自衛權的“枷鎖”已經取下,始終不願徹底承認二戰罪行的安倍政權有了“大展拳腳”的機會,而曾飽受日本侵略之苦的鄰國必然會加倍警惕。這既不利於地區安全形勢的緩和,也不利於區域合作的加強和地區經濟的發展。
  據中國日報、新華社等綜合  (原標題:日本解禁集體自衛權 美國笑著流眼淚)
創作者介紹

台式料理

gb20gbxnm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